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建筑玻璃新闻

玻璃幕墙:“悬”在头顶的达摩之剑

作者:幕墙工程网 时间:2011-09-05 14:21:32

文章摘要:玻璃幕墙:“悬”在头顶的达摩之剑

  据统计,中国现有玻璃幕墙两亿平方米,占全世界的85%,已成中国城市时髦的标签,然而混乱的行业、推诿的责任,导致玻璃幕墙上的每一块玻璃都可能是安全隐患,每一个路人都可能受伤。在不断追求速度和高度的中国城市化列车上,玻璃幕墙这个光鲜亮丽的“现代外衣”,再次露出狰狞的另一面。

  19岁的江西女孩朱依依,以小腿截肢的代价,成为最近一个无辜牺牲品。

  2011年7月8日上午,朱依依途经杭州的滨江庆春发展大厦时,一大块钢化玻璃突然从21层楼高空坠下,顿时小腿被砸成肉酱,血流满地。

  从26年前进入中国市场以来,这种美国人在1950年代创造的建筑工艺就一路狂飙突进。据统计,中国现有玻璃幕墙两亿平方米,占全世界的85%。但由于标准不严、质量不高,加之监管不力,玻璃幕墙早已如一把高悬在城市上空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朱依依躺在病床上,左小腿包裹着厚厚的石膏。每个人都可能遭遇她的不幸。 (南方周末记者 刘俊/图)

  钢化玻璃之争

  没有任何先兆,当天7点45分,一块重达几十斤的钢化玻璃穿过朱依依的左小腿时,朱依依直接瘫在地上,一点疼痛感都没有,身体不停颤抖。直到被抬上救护车的那一刻,她才顺着很浓的血腥味看到沾满玻璃渣的小腿:膝关节到小腿四分之一处的肉被削掉,露出了骨头。

  2006年开始投入使用的滨江庆春发展大厦采用的是明框玻璃幕墙,钢化玻璃被铝合金框架牢牢固定,正经历5年的风吹雨蚀,一直没有发现意外。事故原因警方仍在调查,外界猜测与框架或结构胶质量有关。

  一整块钢化玻璃坠落,在长期从事建筑幕墙检测和研究工作的陆津龙看来简直匪夷所思,这位上海市建筑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见得最多的事故,基本上是钢化玻璃自爆形成的“玻璃雨”。“钢化玻璃由于硫化镍杂质的影响会产生自爆现象。”陆说。

  “保守估计,上海至少约有3000幢大楼采用了建筑幕墙,而2000年起至今的11年里,全国新建累计约8000-9000万平方米。”陆说。近年来,钢化玻璃自爆砸伤行人和汽车的案例并不鲜见。最近的一个案例发生在7月26日,上海的长城大厦高层一块玻璃幕墙自爆,幸无人员受伤;而两个月前,位于陆家嘴的时代金融中心大厦46楼一块面积约4平方米的钢化玻璃突然爆裂,“玻璃雨”砸中50辆车。
  “玻璃雨”频发的一个主要原因,在中国建筑科学院研究员赵西安眼中,跟2003年国家建设部的一纸行政令有关。赵曾经参与玻璃幕墙国家标准的制定。

  2003年末,建设部联合国家发改委、质检总局、工商总局发布《建筑安全玻璃管理规定》,一刀切地要求全部使用钢化玻璃,禁止使用单片的半钢化玻璃和夹丝玻璃。

  这一做法,遭到赵西安在内的一些专家的强烈反对。

  “他们认为,半钢化玻璃钢化程度低,一旦掉下来都是一大块,不安全,但钢化玻璃自爆后掉下的是玻璃渣子,不会伤人。”赵西安说,在现实中恰恰相反。“玻璃渣子在加速坠落过程中产生的杀伤力,足以穿过头盖骨。”

  最终专家的意见未能左右行政决策。“谁不用的后果就是工程不能被验收。”赵说。在玻璃幕墙同样应用广泛的日本,企业的建设理念却跟中国大相径庭。

  钢化玻璃只有在比较偏远的地区才能看到,在人群密集的闹市区,日本使用的还是夹丝玻璃或夹层玻璃。

  “虽然不够美观,但因为破碎后仍由玻璃间的PVB膜维持成片状,避免破碎后坠落飞散。”陆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夹丝玻璃价格约是钢化玻璃的两倍,日本没有硬性规定,一切基于建筑物的安全功能要求进行设计、施工,“这是建设方基于对整个安全的责任”。

  即便在闹市区不幸发生夹丝玻璃坠落,也能避免伤到行人。“日本政府规定必须要建裙房和绿化带,玻璃落下来会掉在裙房上,即使弹出来也会弹到绿化带。”上海市物业管理行业协会专家方宇清说,中国绝大多数大楼都没有这样的保护。

  杭州的滨江庆春发展大厦,玻璃幕墙已修复。 (南方周末记者 刘俊/图)

  利益第一、质量第二?

  承建商考量更多的是利益。由于竞争激烈,有些施工企业的招标价甚至低于成本价。

  “这十多年房价上涨了将近十倍,原材料、人工成本至少上涨了两三倍,但玻璃幕墙的价格只有十年前的一半。”国内某知名幕墙生产企业老总王伟(化名)告诉南方周末记者,1995年是1500元/平米,现在五六百也有人干。

  偷工减料在所难免。在铝合金中加入废铝是比较极端的个案,但王伟有听说过用廉价的国产品牌,更换之前跟开发商敲定的进口品牌。

  1996年是玻璃幕墙行业的分水岭。这一年,由中国建科院编制的行业标准《玻璃幕墙工程技术规范》出台,混乱无序的行业现状有所扭转,此前情况更加恶劣。

  许多专业文献资料显示,一些企业连幕墙设计施工图纸都没有,只凭土建图纸参加招标,幕墙种类、材料品种规格、基础结构形式完全不确定,中标后仓促设计,施工单位就是设计单位。

  中标之后,另一个在工程承包中的潜规则同样适用——在酒桌上把合同签了。

  “国外的工程合约厚厚一沓。从流程、分包、法律责任、技术约束条件,写得非常清楚,但在国内的一些合同里边,关于技术质量的要求就只有一句:‘符合国家标准要求’。”陆津龙说。

  按照建设部规定,玻璃幕墙的维护和管理应由业主负责,据滨江庆春发展大厦物业主任邵峰介绍,滨江庆春发展大厦的产权复杂,维护工作一直由并不懂行的物业公司承担。

  业主、物业、承包商责权不明、互相扯皮,已成为玻璃幕墙隐患丛生的另一个致命因素。

  按照这个行业的通行行规,玻璃幕墙开始使用的最初两年内,一般都由承包商负责保修。“这个视幕墙规模和工艺复杂程度而定,但最多不超过5年。”王伟说。如果过了保修期,按照建设部的规定,除了日常保养,开发商至少每五年要委托安全鉴定机构进行一次质量安全性检测,但实际上几乎没有开发商愿意做。

  检测费用并不高,但开发商往往一推了之,物业更不可能承担。“光靠维修基金来解决如此庞大的检测费用以及庞大的维修费用,并不容易。”陆说。

  按照规定,每一处玻璃幕墙都应该保存完整档案,但方宇清说:“现在很多的玻璃幕墙档案都在楼房转让等过程中流失,这对日后的检修和责任追究相当不利。”

  最后的维护说白了,就是物业的清洁工作。

  每年的十一长假,滨江集团都会请清洗公司做一次清洁,“顺便看玻璃有没有碎掉,结构胶有没有脱落。作为物业公司,又没有专业知识,你说怎么维护呢?”邵峰说。

  即便对于幕墙有26年历史、上海第一家外企办公楼的上海联谊大厦而言,靠清洁发现问题也几乎是他们的唯一选择。至今未发生过一起玻璃坠落意外,联谊大厦的一位保安将其归结为“使用了进口材料”。不过,十多年前的一次大修也功不可没。当时联谊大厦把密封胶全部更换一新,按照行规,这个玻璃幕墙关键材料的保质期只有10年。据说资金是通过在此办公的外企募集而来。

  多头监管,谁在监管?

  朱依依在7月26日成功进行了小腿截肢手术,保住了膝盖。她现在最担心的是,以后有没有人愿意娶她。但一个小女孩的伤痛,注定改变不了一个行业。

  1973年的一场狂风,美国波士顿汉考克大厦被击得千疮百孔,玻璃幕墙在它的发源地美国的地位从此一落千丈。无论纽约还是巴黎,只有在金融区的建筑才能看到玻璃幕墙,不可能像上海、北京这样遍布大街小巷。

  “玻璃幕墙仍会在很长时间内被应用,玻璃由于其通透采光的特性,仍是不可替代的建筑材料。”陆津龙说,对中国的开发商来说,时间就是金钱,玻璃幕墙工业化程度高,安装快速。

  而中国的施工队已走出国门,也表明技术不是中国玻璃幕墙的壁垒,防患于未然的关键是如何填补监管空白。

  按照建设部规定,业主有没有安全维护,应由当地建委负责监管。但据邵峰的说法,杭州市建委从未对出事的大厦进行过例行检查。

  实际上,从最初的设计、施工,到验收、使用、维护,不光只是建委一家的职责,这一整套环节几乎环环相扣,任何一次的监管不到位,都可能带来不小的隐患。

  以杭州为例,在玻璃幕墙建设之前,必须经过建委、规划局、环保局的联合审批,玻璃建材质量在工厂的验收由技术监督局负责,负责玻璃幕墙最后的验收的,则是建委属下的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监督站。然而,由于多头治理,加之许多法规缺乏法律约束力,监管形式往往大于内容。

  由于工程监理、质检部门对幕墙知识的缺乏,监督检查不到位的情况非常普遍。

  “比如一项幕墙工程其中的连接节点数以万计,从理论上讲每个节点的安装均要通过技术复核、工序验收、工种验收或者隐蔽验收,但由于建筑幕墙涉及的材料、制作、安装等专业知识较多,培训不足、管理不到位、资源不到位等问题是大规模建设中会遇到的必然问题。”陆津龙说。

  目前上海市已制定颁布了即有玻璃幕墙工程安全使用检测评估规程。但要识别所有隐患并不容易。“难的是抽样检测数量很少,要通过检测评估一个工程数以万计的节点、板块的安全使用是非常难的。一般大厦业主愿意支付的费用与希望检测评估单位承担的责任往往是不匹配的。”陆津龙说,上海市至今也只做过两次普查,最近的一次还是在2003年。

  在陆津龙看来,政府此时扮演的角色至关重要。他建议,政府的技术官僚应该对玻璃幕墙的规划、建设、运营各阶段制定相应技术要求,让“谁生产谁负责”这一原则更加明确。而政治官僚则要“不断从失败中吸取教训,真正有勇气承担失败,分析原因”。

  不过这在商人王伟看来,法律关键还得看人,“能不能抵挡住利益的诱惑”。